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社会 > 正文

昆山震川路“社会人”砍人被反杀事件责任如何

未知 2019-11-19 05:00

  昼伏夜出,最常出没的场所是饭店和夜总会。开赌场和贩毒是主要收入来源,如果当地有矿产资源或者沙场,他们赚钱的方式就是拿着刀跟准一个老板。老板说砍哪,他们就砍哪。老板说跑路,他们就跑路。有些人家里很有钱,有些人家里穷得揭不开锅。前者一般不真砍人,后者一般真敢砍人。比起纹身,更爱露刀疤。事实上,有些人纹身,就是因为身上没刀疤,觉得细皮嫩肉唬不到人。

  法律上的事我不懂,而且凭视频断案,怎么看怎么滑稽。看完视频,我只有一个想法,骑电动车的哥们,他应该跑,看到那个时速三十米的王八下车,他就应该跑,不管不顾,不闻不问,直接跑,跑得越远越好,哪怕被追砍,也要跑。有些人,有些事,你一旦停下,真的只有不死不休这一个结果。

  网友段子总结说出这种人一般有如下特征:人来疯,越是公共场合越猖狂,越是有人注视,他就越兴奋;视谈资如命,动不动就拿刀,不是真想把人砍死,而是为了之后的一年能在酒桌上讲一个刀光剑影的故事。欺软怕硬,看到普通百姓就跟看到鸡一样,碰到真正的亡命之徒,说跪就跪,说唱征服就唱征服。

  微博上看到个睿智说一个巴掌拍不响,是不是电动车主辱骂在先,被惹毛了的社会大哥才去拿刀。。。

  这群人对社会最大的危害除了会扰乱当地治安,给普通百姓的生产生活造成极其负面的影响,还会影响一群心智不成熟的初高中生。如果说在家发现一只蟑螂,就意味着有一万只蟑螂在别处。那一个街区,有一个时速三十米的王八在横行,也就意味着其背后有三十个被恐吓,被引诱,被敲诈的少年。大城市我不清楚,但小城镇,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校园暴力,背后都有黑社会的身影。

  最终判决不但决定电动车老哥的人生走向,也关乎我等市井小民面对不法之徒时的底气和尊严,希望这次正义不要迟到!

  一、交通事故发生。宝马车压实线并非机动车道,与非机动道上骑电动车的白衣男剐蹭。二、冲突开端。宝马车仍然压实线占道,电动车未动,宝马车上下来黑衣女,直接将电动车抬到马路牙子上,白衣男似有不满,但未有阻拦或反驳。(似未等拍照取证?)三、冲突升级。宝马车上下来的白T男,走向白衣男质问,双方似有辩驳,白衣男未动。黑衣女将白T男劝开。四、动手打人。宝马车上冲出纹身男,冲去围打白衣男。白衣男一直闪避,似有辩驳,但始终未还手。五、持械行凶。纹身男打完犹愤愤重回宝马车,拿出管制刀具(目测长柄砍刀),同伴未有阻拦动作。六、正当防卫。纹身男抡刀砍向白衣男腿部、背部、腰部等,目测为浮砍,尚未造成致命伤,但目测纹身男全无收手打算。白衣男似在劝阻,被迫伸臂阻挡防卫。防卫中疑似刀具被搪飞,落向马路路口。七、抢刀,似仍未正当防卫。纹身男冲向落地的刀具,白衣男亦拼命冲向刀具(此时如刀具落入纹身男手,似会继续之前的持械行凶)。白衣男先拾起刀具,但目测由于纹身男冲击过狠,白衣男似下意识举刀防卫,纹身男被刺中(疑似此处为致命伤)。八、过当。纹身男仍暴力冲击,想夺回刀具,白衣男被迫挥刀阻止。纹身男夺刀数次未果被砍中,开始转身与同伴逃跑。目测在防卫中已经被彻底激怒的白衣男挥刀冲向纹身男继续向其背部等处浮砍(截止视频结束,目测此处浮砍未造成致命伤) 。九、结局。视频结束处,似仍在殴斗,不了解之后的袭击和伤情。最后纹身男死亡(尚不了解致命伤和死亡原因的细节)。结论:致命伤是哪个阶段造成的,应该对案件的判决十分重要?

  电动车老哥同时也代表了广大遵纪守法的市井百姓,遇事时心里面总想着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但是在这些社会大哥眼里忍气吞声的老实人不过是一群可以肆意践踏的蝼蚁,一顿拳脚相加电动车老哥从头到尾手都没还,因为俗话说惹不起躲得起,但这次偏偏躲都躲不过,社会大哥逼装够了却不知道收手反而变本加厉,又回车上手贱取刀下来,谁料苍天有眼,手抖送了人头,多行不义必自毙。另外原版视频内容引起极度舒适,建议两指放大观看。

  但是大伙都相信一个老老实实遵守交规骑电动车在非机动车道内,不越线并且等红灯的人是不可能会寻衅滋事先去骂人的。反观社会大哥,酒驾,实线变道,携带管制刀具,先动手,先砍人。。。如果没被砍死怕是又要上车取其他武器或者是要开车撞人了。。。

  令人绝望的是,不管如何打黑,这样一群人永远都会存在。他们很难犯下恶性的刑事案件,大多数时候,他们就跟老鼠一样,晚上出来咬咬东西,天亮了又安静待着。打黑的唯一效果,不过是逼迫这帮人隐藏得更深,离普通百姓更远,或者,逼他们去一个更穷更乱的地方。一旦松懈,他们又会卷土重来。也许你不信,但有些极端情况,百姓会需要他们。比如两个村庄起了纠纷,最后比的就是谁村里出的混混更多更强更狠。

  可是出来混总是要还的,龙哥最终也以燃烧自己的方式,照亮了整个国家打黑除恶的法制进程,身为垃圾却在生命的最后时刻完成了这项舍弃小我成全大我的自我升华,为昆山龙哥鼓掌!

  随身带的刀都很大,你让他换把小的,他不会干,因为小刀一捅就死,大刀一掏,对面立刻就怂。曾有个道上混的大哥哥告诉我,有人拿大刀吓唬你,别怕,你拿把匕首向前冲,拿大刀的人立刻就会哭给你看。他们的刀都有名字,土的叫森林之王,更土的叫开山,最土的叫蒙古刀,得亏这帮人不玩王者荣耀,而是玩私服传奇,不然他们的刀很可能会叫无尽战刃——百分之五十的暴击率,就问你怕不怕。

  新款苹果手机他们往往最先用,因为小弟里就有做小偷的。买汽车不是靠贷款就是靠拿刀威胁父母,有时也走运,碰到个二傻子,赌场押车,于是笑纳。头发通常都很短,但又比刚出狱时要长。个人卫生往往非常恶劣,宾馆是他家,有时半个月就穿一件衬衫……

  走路往往极具特色,外八字、手往外甩、耸肩、伸头,自以为是螃蟹横行,其实就是时速三十米的王八。辣椒状的尖头皮鞋和勒蛋紧身裤是标配,瘦的王八穿件小皮衣,胖的王八穿个花衬衫,小镇杀马特是他们的小弟,他们又是当地有钱人的打手和有权人的狗。

  言必谈女人和枪,但身体又被毒品和酒精掏空,嫖个娼也得盘算自己能动多少下,一下又应该付几块钱。肉枪不行,就爱吹自己有一把来自云南的真枪,你说要见识,他说你没见识,枪哪能随身带。

  常爱跟人称兄道弟,嘴上说的身上纹的都是义字。十个砍一个时,非常团结,砍完就包厢喝酒,抱头庆祝兄弟们趟过了血与火。十个打十个时,撒腿就跑,跑的时候,尖头皮鞋不要了,脚也不外八字了,头也伸直了,肩也放松了,兄弟顺其自然,就那样卖了。爱对女人谈兄弟,爱对兄弟谈女人。最后不是睡了兄弟的女人就是自己的女人被兄弟睡了。